原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科学家尝试用不科学方法改造世界7z

发布时间:2019-10-13 01:04:31 编辑:笔名

重塑心灵靠冥想

? 科学家尝试用“不科学方法”改造世界 Tania Singer曾帮助建立社会神经科学领域。现在她希望进行实践通过冥想将世界训练得更具同情心。Tania Singer自己有长期的冥想经验,现在她的大型研究试图发现冥想如何塑造人的思想意识。图片来源:SVEN DRING FOR M要发展一个全球同理心的意识来避免灾祸。对于Singer来说,对同理心研究的兴趣是顺其自然发展的。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她认为自己天生以我们的形式而存在,以及人们之间会不断产生共鸣。但是,她试图在ReSource计划中进行训练的是她所称的同情能力,与同理能力有一些轻微差别,在日常生活中,这两个词总是可互相代替地使用,不过Singer怀疑,它们是两种不同的现象,与不同的大脑活动模式相关。这种观点来自于她与Matthieu Ricard的合作,Ricard是一个法国佛教徒

,有着分子生物学研究背景,现居于尼泊尔练习冥想。当Singer要求Ricard关注同情心时,她在MRI扫描仪上惊讶地发现,当时活跃的大脑区域与她之前屡次得到的实验现象不同,在Ricard的大脑中,像伏隔核和腹侧纹状体等与浪漫爱情或奖励有关的区域变得活跃起来。Singer非常困惑,她询问Ricard做了什么。Ricard解释称,他将自己置于同情的状态,这是对世界进行美好祝福的一种温暖感觉。当Ricard回到扫描仪处,把注意力放在他曾看过的纪录片中一个罗马尼亚孤儿面临的困境时,他的大脑显示出了典型的同理信号。不过之后Ricard称,其痛苦很快变得不可忍受。医生和护士也报告称被太多的二次痛苦折磨得疲惫不堪。美国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Steven Pinker称,同理心还有其他的缺点,比如腐败,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朋友和亲戚比对陌生人有更多自然产生的同理心。的确,许多研究显示,人们更可能对自己种族的人或者自己喜欢的球队的支持者有同理心。Singer也承认同理心的局限性。在她经历Ricard的实验后改变了策略,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同情心上。我本来以为我们应该有更多同理心,世界才会变得更好。她说,但是Ricard教会我,同情心是和同理心完全不同的东西。同情心的温暖感觉并不会局限于朋友或者亲戚,而且施加同情心的人也会有更小的压力

。冥想方式Singer希望训练人们在每天的生活中都表现得更为社会化。从个人经验看,她认为冥想是可以实现该目的的方式。为了测量冥想的效果,ReSource计划的研究人员判断参与者唾液中应激激素皮质醇的水平,测试其反应时间

,使其填写问卷,并在引导他们想象虚拟现实世界时监测其心率。Singer还试图更好地理解人感受到同情时的大脑机制

。扫描仪中出现的激活模式显示出两种可能:该感觉与神经递质多巴胺和大脑的奖赏回路相连,或者与她所说的从属络有关,该络在人们看到伴侣或者自己孩子的照片时会被激活。Singer承认,约束同情感受的神经生物学机制是很困难的,因为它所对应的精神状态很模糊。一个法国佛教徒对同情的理解可能和一个非洲医生或者英国商人所理解的不同,而且科学视角和主观体验会有所差异。不过我们既需要个人体验,又需要第三方的科学视角。她说。Singer同时对其远大的设想保持怀疑态度,对其使用冥想的方式更是如此。除了冥想总是与宗教相关、冥想在科学实验中并不严格等问题外,最重要的问题是科学家不能在冥想中进行充分的对照组实验。Singer希望自己的研究设计能足够严格以应对批评的声音。在最初的3个月里,两个实验小组的人们都会使用冥想训练注意力;然后其中一组进行3个月的同情心训练,另一组则进行观点采择 一种了解其对事件的想法和感受的方式。如果在这之后,Singer能够发现两组有所不同,那么其原因就是不同的冥想技巧。她说:很多人都告诉我,使用如此保守的测量方法是很疯狂的,而且使用这种方式我什么都发现不了。冥想训练和后续研究将会持续到2015年,不过Singer预计明年将会得到第一批结果。(苗妮)《中国科学报》 ( 第3版 国际)

微店怎么做推广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积分商城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