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全球大型企业争当守财奴坐拥7万亿美元现金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5:45 编辑:笔名

  全球大型企业争当“守财奴” 坐拥7万亿美元现金

  “每天晚上入睡前,葛朗台都有习惯数一下金币。在他卧室的柜子里总会放有一袋金币,至少有一千个。借着昏暗的灯光,数着金币,听着金币落袋的清脆响声,他便可以安稳地睡去。”这是法国着名小说家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中的一个片段。葛朗台对于金币的迫切渴望使其成为了世人口中所讽刺的“守财奴”的典型代表,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却正在做着同葛朗台一样的事情。

  8月18日,汤森路透公布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全球大型企业和私募股权公司所持有的现金和短期债券创下历史最高纪录——7万亿美元,相较于2003年翻了一番。7万亿美元的现金流已经超过了世界外汇储备第一名与第二名国家——中国和日本外汇储备的总和。

  大型企业正在变得“富可敌国”。然而,这并不一定是好事情。

  7万亿美元的“火药桶”

  在对5100家全球最大企业从2013年至今所持有的现金量进行调查后,汤森路透发现,接受调查的公司中有97%的企业现金流都呈现上涨趋势。这些公司所拥有的现金和短期债券总额为5.7万亿美元。这些公司并不包括银行和保险公司之类的金融企业。

  对现金渴望最为迫切的是欧洲企业。数据显示,欧洲企业目前的现金储备已经达到约2.6万亿美元,创下自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欧洲企业的营业现金流也达到了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排在欧洲企业头名的是英国富时集团,现金规模为885亿美元。

  紧随欧洲企业之后的是美国企业,其现金储备规模也达到了惊人的2万亿美元。而资金流转速度相对较快的科技企业则占据了美国企业现金储备的前三名:苹果公司凭借1400亿美元的现金流位列第一,其次是微软公司的830亿美元,谷歌公司也以59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排在第三位。

  排在科技企业之后的是制药巨头阿斯利康的80亿美元以及英美资源集团和必和必拓公司的77亿美元与56亿美元。这三家公司的现金流较2012年增长了近12%。

  剩下的逾1万亿美元现金则被来自亚洲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公司分享,其中中国最大的500家企业现金总计为4050亿美元。韩国企业现金规模为2700亿美元。“拥有充足的现金流是一个企业健康的标志,但是拥有过于充足的现金流,或是长期持有巨额现金则有可能会是企业‘肥胖’,裹足不前的开始。”标普资本智商公司的信贷分析师斯蒂文米勒说。也正是出于这一原因,财力雄厚的苹果公司,始终难以拥有标准普尔公司的AAA评级。

  与此同时,大型企业争当“守财奴”的举动,也让那些以投资企业为重要盈利点的私募公司“钱满为患”。

  作为汤森路透调查的另一部分重要目标,私募公司目前拥有的现金为1.2万亿美元,创下历史纪录,而此前纪录的最高值则出现在2008年,为1.056万亿美元。其中黑石公司、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以及凯雷投资集团分别以334亿美元、234亿美元和177亿美元的可用现金量排在前三位。私募公司习惯于将他们手中持有的等待投资的现金戏称为“干火药”,而如今这些公司坐在7万亿美元的“火药桶”上却不知如何是好。

  “守财奴”的苦衷

  与葛朗台拥有金币不同,现代企业所拥有的“纸质”现金如果不用于投资将会产生巨大的贬值风险。因此企业决策者们选择做“守财奴”更多是出于一些无奈的原因。

  “公司囤积现金主要出于三种原因:维持日常交易、在业务不景气的时候以求自保以及当机会出现时准备投资。”世界经济学大师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早在70年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些公司之所以不得已坐在了“火药桶”上,正是因为这三方面同时出现了问题。全球经济复苏前景的不明朗,让企业家们失去了发展与投资的方向,他们更愿意持币自保。

  8月15日,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二季度GDP环比增速为零,7月通胀率仅为0.4%,仅为预期通胀目标2%的五分之一。在通缩阴影的笼罩下,欧洲企业家们也只能更加握紧手中的现金。“在货币政策效果未进一步明晰前,欧洲企业高管仍将对欧元区的前景持怀疑态度。”英国RMG财富管理投资总监理查森说,“在这种状况下,他们并不愿意投资大型支出项目,他们更愿意持有大量现金,或将注意力集中于公司管理、回购股份以及推升股价上。”

  标准普尔公布的数据也标出了欧洲企业家的这种顾虑。数据显示2013年欧洲企业支出占全球资本总支出的25%,远低于2003年的35%。

  美国企业家的情绪虽然较他们的欧洲同行们更为积极一些,但是也并不乐观。据摩根士丹利的一份关于资本支出的报告显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资本支出比起年的平均水平低了近15%。以目前水平而言,这等于一年就少了近4000亿美元的投资,更不要说金融危机6年以来累计的总额了。“等待企业投资加速一直是吃力不讨好的,仔细研究投资不足的现象,会发现生产率以及经济潜在增长趋势的严峻情况。”摩根士丹利在报告中指出,“需求的疲软阻碍了资本支出,从而又拖累了经济增长,最后又压制了需求,这意味着一个不好的循环。”

  然而与陷入通缩的欧洲相比,目前年经济增长率维持在2%附近的美国企业的消极态度更让人困惑。

  根据桥水联合基金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生产率增速目前接近30年低位。将资金投入研究、开发和技术肯定能改善这种趋势。扩大资本支出的必要性也愈发迫切,因为美国许多企业都到了不得不更换老旧设备的时候。根据摩根士丹利数据,工业设备的平均使用年数也已接近10.5年,为1938年来最高。“有时候,企业是否将现金再次用于投资,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同样具有政治意义。”英国标准人寿投资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基思斯科奇说,“政治含义也许涵盖大大小小许多方面,当然有可能是涉及到这些企业盈利的税收问题,也有可能是会影响到企业支出的财政问题——例如奥巴马的医保法案。”

  以苹果公司为例,其85%的现金目前留存于海外,如果苹果公司想在美国利用这笔钱进行投资,则不得不按35%的税率纳税。

  而在一份由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教授斯蒂夫夏普和古斯塔沃苏亚雷斯共同撰写的一份关于2014年全球风险的报告中,“飞涨的医疗成本”和“扭曲的医疗体系”将成为未来美国企业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关键威胁。“如果能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达成一个强大的政治共识,那种在企业家身上已经失去多年的‘动物精神’或将会在全球再一次掀起投资浪潮。”斯科奇说。

宠界新闻
数码
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