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亡灵祀第503章交谈甚欢

发布时间:2019-11-22 01:45:38 编辑:笔名

亡灵祀 第503章 交谈甚欢

“前辈开玩笑了!确实雕刻的不错,这股神韵就是一般雕刻师雕不出来的。”

“曾幼年跟我师学过一段时间,但那时却被修途所吸引,并没在此道之上多下什么心思,现在想来却是后悔万分,不如我师父手艺的三分。

刚才我雕磨之时看你轻皱眉宇,似乎也是在这上面有所研习吧?”

“前辈折煞我了,幼年家贫,跟爷爷学过两手,但不专你这般的硬刻,只是为生计的蚀刻罢了!”

黑夜哪敢在一名大宗师面前装逼,给他多少个胆子都不敢的事情。

在迦朵学院杀人的人物,没被学院挫骨扬灰,还能在西二街上安家落户活的滋润,要说迦朵学院当中那群大宗师不知道他的存在就出鬼了,可见对方的牛逼。

黑夜又不是二傻子一个,谦逊是他必须在此人面前保持的态度。

“曾以为观泽小千世界的万民活的已经很疾苦,不过当来到西法大界之后才发现人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差不多,哪里活着都一样。

天资聪慧勤奋者自然能拔得头筹,人间的一切疾苦靠一个人也根本解决不了,我弟弟活着时候那种自私我当年就很不赞同,不过当来到西法之后,才发现他的价值观好像并没有什么错误。”

“咱们所在的亡灵帝国还算好的了,起码人人都能有饭吃,只要你勤奋没多少饿死之人,天灾之难有人救,兵丁之害亦有人抗,天生有魔法与斗气天赋也不会埋没你。

往北的兽人部落,每年因为吃食饿死的不计其数,连年为填饱肚子发动战争。

在往西的几座帝国,也许你能吃饱饭,但身份就要转换转换了,奴隶更是大片大片的存在,有饭吃就没有人权,想要有人权又要有饭吃,那只能靠自己先天而生的天赋闯出一片世界。”

黑夜从来没为自己生在亡灵帝国而骄傲,只是为生在这座帝国而感到庆幸!

庆幸自己幼年能有一碗黑麦粒蒸饭可吃,而不是被抓去做了幼奴;庆幸自己没有常规的魔法天赋,而在亡灵帝国还能以亡灵天赋成为魔法师,更庆幸自己还有学院可进,人生前路宽广无限!

这就是亡灵帝国!

这里也同样充满了肮脏污秽与阶级斗争,但相比西法大陆其他的帝国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我不知道这片大陆其他的帝国怎么样,弟弟曾跟我说过大世界很精彩,去了之后一定要游遍所有迥异的风景。

那里不用承担着先祖的遗愿,那里不用在管万万千人的生死,那里更不用铭记观泽与北蜉岭的血海深仇。

也许这里并不完美,但似乎却有他所说的一切,我已经感觉到很知足,落脚于此只是想静静那我这颗有点创伤的心脏,却没想到遇见了你。

你我之间还能于此手捧一杯热茶谈天说地,我亦感幸甚!相见既是缘,这个缘让我来的甚是欢喜。”

黑夜听完心里就是一松,听这话的意思好像自己他丫的不用死了。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洛瑟死在他手上给他带来的阴影还是有点驱散不去。

“你与你弟弟感情很好?”

黑夜小心试探的问了一句,他可是亲历了?天之死的全过程!

虽然对方之死与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这就要看对方的心思了,要是达到狭隘的报复连累学院地步,他完全不介意在当一回打小报告的。

“谈不上!幼年之时还不错,但大了之后我与他之间对于观泽要走的路出现了分歧,两个人有了矛盾关系也谈不上那种曾经的亲密无间了。

不过随着他的身死,观泽的破灭,一切已经烟消云散,有时啊自己一个人倒是有点想他的,有点噫想他如果到了这片世界,发现这里与他梦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那将是一种何种表情,我可能看笑话的心思更重了一点。”

“哈哈~~~他会喜欢这里的,你看不到他的笑话。”

“为什么?”

恨天一愣,对着黑夜就是一声的疑问。

“我有个朋友跟你弟弟差不多,做事情根本就不重视过程只看重结果

,像他们这种人到哪里都会混都如鱼得水。

你感觉这片大陆没什么意思,但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会发现这片世界是有多么的精彩,也会更加活的有滋有味。”

黑夜听完他所言,就不由的想起来易莱那货,?天与他绝对是一路的货色,能把不可能给你玩出可能,平淡玩出花来的那种人物,通俗讲就是祸害一类的存在,还是长命百岁的那种。

“这句话何解?”

“你看过这片大陆的历史吗?”

“到没有!”

“此处往北有一座大广场,中间最大的门脸为亡灵法师协会,里面有三层大的图书馆阁,藏书逾十万卷还多,以你的阶位估计进去都不会朝你要入门费,你闲着无聊大可以去看看。

而有记载的历史就二万三千多年,足以让你知道这片大陆是有多么的精彩!”

“多谢!有时间我自会去逛一逛。”

“还有东二街,随便找一处下水道入口钻进去,那里面的地下世界也很精彩,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那种热闹,不过咱们这一条街已经开始改造,估计明年就会连通,要不然我租你的房租也不能这么贵,这点知道吧?”

“不知道!我落脚在这的原因只不过是这里离着家很近,而上书‘中古’二字不一般!笔劲苍雄中似乎蕴藏着一股说不清的东西,应该是能者所书。”

“你不会租赁下这座店铺就是因为这两个字吧?”

“就是如此!”

黑夜听完哑然失笑,要是对方就是因为这两个字,他提前绝对会把这块匾额给换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尽可言!”

“你恨迦朵吗?”

“山上那座学院?”

“嗯!”

“没有什么恨不恨,倒是还有点佩服在其中。”

“什么意思?”

“明辨是非这个词我不知道应用的恰当不恰当,我的西法大陆通用语并不怎么样,观泽被血洗了一遍,能单独的放过无辜的观泽民众与我这条贱命,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佩服’这个词,还是说对方的心胸宽广如海。”

“你是说观泽小千界没有被学院屠灭干净?”

黑夜听他的话可是有点震撼,从那座世界出来之后他就没在进去过,直到封禁!

“死的是北蜉岭!”

这句话黑夜知道意味着什么,他当初跌落那片世界第一个落点就是北蜉岭,也知道那帮暴民有多么的凶残,反倒是最后到了观泽的地界还真没多少凶杀之势。

要说观泽最大的恶源算是他弟弟?天,不过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

既然让他感觉最大的隔阂消失不见,他面对此人之时就彻底的放了开,两个人就是说的话也不会让他在有所顾虑重重。

进来之时是天幕之色,出了这处店铺之时已经天明,两个人说了很多东西,上到这座城的一切,下到西法大陆六大帝国的现状,犹如多年不见的老友相见。

临走之时黑夜告诉他这座店铺就是自家奴仆租给他的,而他住的地方就是对面十几步远的棺材铺,有什么事尽可去找他。

更是与对方交代了一番鬼七娘的事,要是别人还真可能不一定给他圆这个谎言,不过是这个人就另当别论了。

两个人坐在一起交流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对方说的话可能大部分都是真的,交谈的也是甚欢,但他黑夜对他还是有点抵触,洛瑟的死他始终没有问,这件事在他见到对方手里的黑塔之时一直挥之不去。

毕竟洛瑟的姓是雅更、罗什舒亚尔的,牵扯真的太大了!

要是让这个家族知道自己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死在此人手中的,对方的后果绝对会不堪设想。

他更是一点也不想把自己置身在那种危险之中。

迦朵学院能为他瞒的了一时,他不相信这件事能瞒一世!

“魄夫魄夫,魄者,方伯职,?也!人破天而为夫,好一个魄夫,不就是他弟弟的名讳嘛,我这个猪脑子。”

黑夜走在清晨的西二街上,手里捏着块雕像猛的一顿身,从空间戒指当中拿出租赁契约反复的看了几眼上面的“魄夫”二字。

然后嘀嘀咕咕了两句,直接将其撕的粉碎对着天上就是一扬,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木雕人偶,扔进空间戒指就朝着亡灵法师协会走去。

对方用了一块木雕人偶换了自己肩膀上那只丑鸡,黑夜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将自己养了四个多月的那只“鹌鹑”交给了对方,本是观泽之地所出,人家这个观泽原本之主发话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即使这只叫声难听的丑鸡可能真的不凡。

而自己所得的那块木雕人偶,雕的是?天举刀问天的身影,对方所言自己一人似乎不可能走遍西法大陆的所有角落,那他就卖?天的木雕,自有人将其带便西法大陆的所有角落,也算是逐了自己弟弟的遗愿。

而让他这么干脆就换的这块木雕也很有意思,上面记述了一道观泽的秘法。

名为星光天血刃!

不过遗憾的却是斗气系秘法,而不是法师系的秘法。

一块木雕人偶中藏着一道秘法,不仅他手里这块人偶有秘法,小店当中所有的木偶里都蕴含着一道观泽的秘法,而这般的木雕人偶怎么说也有几百个之多,而且对方还在雕刻,也不知道他脑子里究竟有多少这样秘法。

但看其冷落的人流量,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一个慧眼识珠的二傻子上门发现这个秘密。

标价一百万金币的一个粗糙木雕,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上那个当的,更何况就是知道其中蕴含着斗气系的秘法,能不能值一百万金币还是两说。

顺手人情做的还不算亏的慌,即使对方把那只丑鸡要回去什么都不给他,他黑夜也不敢有什么话说,毕竟阶位在那放着呢。

想收对方的房租钱是不可能了,就是不知道这道斗气系的秘法能不能值回一年的房租钱。

四川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阜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南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台州五洲医院韩旭东
威海市立二院怎么样